夔家小冥啦啦啦

牌快不出坑!快银小天使超可爱,这里求勾搭qvq

【Gamquick】Remy LeBeau's Guide 情人节篇·下

【Gamquick】How to Walk the Dog in the Room

夔家小冥啦啦啦

前文指路:How to Walk the Dog on the Road

 


我从来都没想我的一天可以过得这么丰富多彩,先是盯着那个便宜领导的便宜兄弟进行了一场闹剧约会,然后……
从乱七八糟的记忆里总结出所有事情的Remy有些绝望的躺在床上,准确的说是,Pietro的床上,怀里还正搂着那个总是找他麻烦的银发讨厌鬼。

让我们把时间线调回约会之后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Jesus……Jesus FUCKING Christ, Quicksilver真的喜欢我。
这个操蛋的消息一直在Gambit的脑子里转个不停,他无法集中精神,满眼都是Pietro,好像看谁都像是阴晴不定神出鬼没的Quicksilver.

“Remy FUCKING LeBeau,你行行好把你他妈那个该死的脑子用在任务上好吗!?不要再直勾勾的盯着Quicksilver的屁股了好吗!?“
磁公主暴躁的尖叫在耳麦里炸开,他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生疼,半天没听清Pietro叽里呱啦砸过来的抱怨。
几次的跑神都让那些充能的扑克在不该炸开的地方炸开花来,几次让原本轻而易举就能抓到的臭虫趁乱逃脱。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他们安插在我们之中的间谍Gambit。”Quicksilver拧着眉头把男人放在果酱工厂的横梁上,双手叉腰紧盯着眼前明显心不在焉的的男人。“你是中了什么奇怪的魔咒吗?“
“我想你知道,我亲爱的Quicksilver,关于谁是间谍的这个事情我们都心知肚明。”男人撇了撇嘴角,疼的嘶嘶吸气,那里有块明显的红肿,微微泛着淤青,制造这个伤痕的人自然是他们亲爱的队长。好吧他承认,他之前的确不应该在Pietro挨了Lorna一拳之后嘲笑他,这姑娘打人实在是太他妈的疼了,最可憎的是,他并不能还手。

“我以为咱们可以跳过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Quicksilever毫不吝惜自己的白眼,狠狠地剐了对方一眼便没了动静,银发的男人靠在梁柱上时不时朝下张望,这回要是再让那些家伙跑了,估计自己就真的得被自家亲妹撵出小队,和这个惹人厌的家伙一起,虽然说这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脸上挂彩的男人毫无形象的蹲在横梁上叼着根烟,恶略的将烟灰弾进正下方的果酱桶里,甜腻的苹果酱的香气熏得人头疼,Remy暗暗在心底盘算这种无良厂家到底叠加了多少的香精与色素才能让那么甜美的东西散发出这么令人作呕的味道。男人转动着自己那双反色眼瞳,来回的打量着身形纤长的男人,突然认真的开口。

“所以,你今天说喜欢我,是真的?那种喜欢?”
这番话差些让Pietro脚下一滑直接跌进果酱池子里。

我说他他妈的不能忘记这个该死的问题吗!?
Quicksilver恶狠狠地从牙关里挤出句闭嘴,可男人依旧是不依不饶的问着。

“你他妈的就不能忘记这个脑残的该死的问题吗?!”Pietro甩着胳臂像是驱赶着些什么似的,“就当是我说错了或者我突然不正常了怎么样都行,忘记它!现在!!”他努力的压低了嗓音尽量不要惊动他们的目标。
“不行,要知道坚持不懈可是我优良的品德之一。”男人依旧肿着唇角挂着那个滑稽的笑容捉住了他的手腕不让他反抗。
“你他妈这算哪门子的优良品德,你这叫死心眼!”银发的男人看都不带看他一眼,全神贯注的盯着正在向着自己靠近的目标,可见他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只好认命般的对着人说道:“OK,Remy LeBeau你给我听着你说的都对,我喜欢你,这个是你想听的了?现在他妈的放开我去完成今天这个该死的任务!”
Pietro被他烦的不行,脑子里塞满了两个人挤在狭小的隔间里剪去标签时的样子,男人手指的温度好像现在还停留在腰上,灼的人难受。

去他妈的什么时机正不正确,受了什么刺激也都是他自找的。

没什么耐性的Quicksilver甩开男人就要冲上去了解今天的麻烦,还处在震惊中的Remy脚一滑径直掉进了那个被他百般嫌弃的果酱池。

我Gambit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着桶该死的果酱上了?

这是Remy被那些甜腻的棕红色液体淹没后的最后一个想法。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薮猫,映入眼帘的就是Quicksilver那双写满了担忧的蓝眼睛,银发的男人靠正捧着他的脸不知道准备做些什么,看见他醒过来手忙脚乱的坐直身体。
“谢天谢地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你要被淹死在一堆早餐调剂品里了。”他抱着胳臂,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
“那还不是要感谢你把我甩了进去?“Remy没好气的呛声道,刚想坐起来才发现Pietro竟然直接跨坐在自己身上,那圆翘富有弹性的小屁股好死不死的正抵在自己的老二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被果酱浸透了的高弹性纤维,还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来回磨蹭,有一瞬间Remy几乎以为这个混蛋就是故意的。
“谁知道你居然蠢到没有办法从果酱里游出来。“Pietro边抱怨边伸出手指帮他揩去黏在眼睑上的酱汁让他能好好睁眼看看两人到底狼狈成什么德行。一身暗棕色的粘稠液体,滴滴答答的交融在一起,Remy只看见那张淡粉色的薄唇不断的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Pietro按着那个被果酱浸透了完全不好使的耳麦向Lorna报告着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再一次的突然从任务中消失,再转过头是才发现Remy一直盯到着他的脸,目不转睛。好像能在他脸上看出什么花来。
“你还保持这副蠢德行多久?”Pietro没好气的说着,一边扯开黏哒哒的制服,拉链被拉开到腰腹,露出男人紧致的腰线。
“你总要先从我身上起来才行。”Gambit有些怔怔的盯着他的动作,手不受控制的抚上男人的细腰,一边揉捏,一边想要坐起身来却被身上的人一把推了回去。
“well,你就先这么躺着吧,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关于你今天的艳遇……啊!”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身上的人狠掐了一把止住了声音,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你继续,我闭嘴。”然后再一次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男人腰腹优美的线条上。
“你就不能不这么讨厌?”
“你这人可真奇怪,喜欢我的是你,讨厌我的也是你。”
Pietro被他气得无话可说,使劲的扯了一把男人半长的棕发,然后拧着眉毛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以为你会爱惜自己的性命——““你喜欢我”男人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或者,最起码得保证能让任务顺利完成,Remy,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你不会游泳——”
“你喜欢我。”
“——你就不能让我……”
“你爱死我了,不是吗。”
“FUCK!FUCKING YES!SO WHAT!?”Pietro忍无可忍的骂出声来,他是哪根筋不对了才想和这家伙好好谈谈的?
“不怎么。”Remy看着他抓狂的样子唇角忍不住的上扬。Pietro被他看的背后发毛,那双红黑色的眼睛像是要给他盯出两个洞来一般,他不自觉的躬起腰背双腿紧绷着,一副准备随时逃走的架势。
“所以,到底怎么了?”

打卡上车

 

——END——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