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家小冥啦啦啦

牌快不出坑!快银小天使超可爱,这里求勾搭qvq

【Gamquick】Dopo l’oscurità

#环太平洋AU#

#极度ooc#

#漫画牌银向#

#最近很丧以及我也不知道最后剧情会发展什么鬼样子#

#参考了电影剧情如有雷同十分抱歉#

【序】

在过去的12年中我们一直再通怪兽作斗争,在不断的杀戮与牺牲中过活,不是反抗,就是灭亡,别无他法。为了生存,我们只能制造属于我们的怪兽。

part1

“Pietro,你听我说,我们可以……”身着红色战甲的姑娘在他耳边焦急地叫喊着,可话还来不及说完,机甲便被撕开了半边,鲜血染红了她姣好的面容。

“Wanda!!Pietro惊叫着姐姐的名字从床上弹起,紧皱着眉头凝视着自己的双手,他们用力的捏紧又无力的松开。床边的闹钟提醒着他现在还不到凌晨三点。他将被冷汗浸透的背心甩在床下,裹紧了被子蜷缩在一起,身体像张拉满的弓一般,神经不断刺痛着,睡意全无。

A.M6;00

天边刚泛起微光的时候它便再也无法让自己停留在床上,男人赤脚站在落地窗望着海边还未完成的高墙,东南角好像多出了一个新的缺口,

”政府就一定要搞这么自欺欺人的事情么?“

他冷哼一声,甚至不惜的抬眼去看一下电视机里播报怪兽再一次袭击旧金山的新闻。


“你还要这样颓废到什么时候!?”

“今天可真早,sister。”Pietro依旧是那副自顾自的模样,拿起茶几上的魔方。打乱,复原,如此反复。丝毫不惊讶Lorna的突然出现

“你以为Wanda就乐意看见你现在这副德行吗!?”绿头发的姑娘显然被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上前一步拎起自家兄长的领子发难道

“你以为Erik还能像现在这个样子保护你到什么时候?!”

“你管这叫保护!?”男人压着火气一拳打在身后的玻璃上,窗外的景色像是为了响应他的动作一般,如同失去信号的电视一样边做雪花屏,继而熄灭变成死寂一般的黑色,Lorna被他的质问搞得说不话来,,松开了对方被她捏得皱巴巴的衣领。

“替我谢谢Erik的好意。谢谢你的命令让Wanda丧命,你真不如让我一起死在太平洋!”他恶狠狠地剜了眼墙角那个不起眼的监视器,Pietro知道那个男人听得到。

“听着Pietro,你不能把这些都怪在父亲身上。”Lorna无奈的按着眉角。

“是,都是他妈的那群该死的王八蛋怪兽是吗!?我知道!不需要你们一天天的重复的来告诉我!”Pietro的语速越来越快,就像台喋喋不休的打字机一样,连间歇都没有。


”你就不能不这么无理取闹吗!?”Lorna实在忍不住跳动的青筋,恶狠狠的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我今天只是来告诉你,我们找到了Wanda的生命讯息,只有一瞬间,但是我们大概的确定了几个地方。”她将带来的资料摔在了Pietro的面前。

“但这些地方都是怪兽经常出没的地方,Erik还是打算去试一试,去不去全随你。”说完便转身就走,却被一直研究资料的男人一把拉了回来。

“等……等等Lorna,这些是真的吗?”

Lorna看着兴奋的像个孩子的Pietro突然有些心疼这个家伙

“当…当然是真的了,你信不过Erik还信不过我……?”她抱着胳臂,直直的盯着地板,话音还未落就被男人拉着往外跑去。

“我们走,现在就去找Erik,现在就去!”

他跑的飞快,就好像刚才那个混吃等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慢着点!”


Wanda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part2

”我还以为jaeger计划在半年前就已经终止了。“棕发的男人跟着Lorna穿梭在各个机器人之间。

”现在也差不多了,我们已经没什么资源以用了,不管是机甲还是人手。”被当作临时导游的姑娘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两年前我们还有二十套机甲可以投入战斗,现在已经不足五架还能支撑着和那些怪物们打上几个回合。”

“就这样还能坚持到现在还不放弃的也就Lensherr了。”
“你我都知道他支撑到现在都是只是为了替Charles报仇而已。”

对于这句话男人只能抿了抿唇表示赞同“所以,你们找我来的原因是……?”

“明知故问Remy。”Lorna很不客气的个了他一个白眼,领着人停在一架银白色的“猎人”前。“认识么?”

“神速者?”我以为它早在半年前的那场战役里报废了才对。“Remy捏着下巴打量着眼前这个身高近80米的大家伙

“是,我哥带着它回来的时候,它已经近乎报废,我们尽力修复好了它,尽管速度比不上原来,但是攻击力上比原来强得多,我们采用了核动力,免去了常规动力机甲猎人再补给和维修上的繁琐程序还加强了要害部位的防护,以防…..以防半年前的悲剧…再次发生……”说到这里,Lorna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

“关于你姐姐的事情我很抱歉Lorna。“Remy安抚的拍了拍姑娘有些单薄的脊背”可你也知道,操控速度型的几家并不是我所擅长的事情。“Remy努力的摆出一副我很抱歉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能真诚些。

“不,没人比Pietro那个家伙更适合这台机甲。”

“……Cherie 所以你找我来时逗我开心的吗?”

“当然不是了,Pietro他……”Lorna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了争吵声

“行行好Maximoff!把你的脑子打开!”

“是你自己无法与我通感这位不是我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行了吧!见鬼的!那请你去找别的能和你通感的家伙吧!”Alex气冲冲的抛下这话转头就走,只留下Pietro一个人在原地懊恼的蹂躏着自己的头发。

“就是这样,他封闭自己拒绝和任何人进行通感。”

“所以呢?”Remy冲着Pietro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这个家伙要是有个讨厌鬼排行榜我绝对位列前三。”

“你是最好的人选,你没得挑。”

“现在可是民主时代我亲爱的。”

“世界都快完蛋了你在这儿跟我谈民主,认真的??”Lorna斜了他一眼“你得服从命令士兵,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

“Remy LeBeau?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Lorna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走过来的男人打断了,他面色不善的紧盯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几公分的男人。“你这个临阵脱逃的懦夫,现在回来干什么?”

“事实上我也不愿意回来当保姆照顾你这个整天绕着姐姐大转的胆小鬼。”Remy这话刚说出来就后悔了,他明显的发现男人那双湛蓝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紧接着就挨了男人力道十足的一拳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要不是你突然的音讯全无,Wanda她也不会…..”

刺耳的警报声把Pietro说到一半的话打断。他望了Lorna一眼,就急忙的往控制室跑去,路过remy的时候还狠狠地撞了他一下。

”看来他还是像原来一样‘喜欢’我。“remy揉了揉被男人揍得红肿的面颊。Lorna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招呼着男人示意他跟上。Remy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


part 3

Pietro坐在大屏幕对面的椅子上等着怪兽着急的咬着指甲直抖腿。


     “别咬了,又不是小孩子了。都多少年了还改不了这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的Remy一边望这屏幕,一边很自然的把他的手拽了过来,轻轻地蹭了蹭已经被人咬的有些缺口的指甲,然后习惯性的去婆娑男人无名指上的那个银白色的金属小环却扑了个空。

Pietro率先反应了过来,急忙的把手抽了回来,Remy稍微愣了一会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重新开口说道

  

    ”情况比我想象的要更糟糕……“他向前了几步站在Erick身边

   “嗯”男人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句,眉毛紧锁在一起

  “立尾鼠?Lensherr你居然会让切尔诺阿尔法去应战!?”当看见出战的猎人的时候男人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跟这么一个速度型的家伙做对手切尔诺阿尔法根本没有任何优势。”他不太相信那个一向精明的Erik Lensherr会做出这么得不偿失的决定。

  “我知道,可是我别无他法。”荧幕上暗红的火光映在男人脸上,凝重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又苍老了几岁。


     “我说过了让我去啊!”听到这话Pietro几乎是跳了过去,在Erik身边转的像只陀螺一样“你明知道神速者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需要你来质疑我的选择!”Erik厉声打断了Pietro接下去的话“你现在连与人通感都做不到,自己一个人上战场吗!”


   “是那些人选不对不是我的问题!”

  “是吗?”男人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所以我找了他来”他冲着Remy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你们曾经做过搭档,要是再不行,寻找Wanda的行动你就可以不用参加了,我不想带着一个废物拖后腿。”

Pietro咬牙切齿的看了看Erik的背影捏紧了拳头,又转头看了眼Remy,后者则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耸了耸肩。最后Pietro还是选择了妥协。


 “你,跟我走!”他丢下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激将法用的不错?”Remy的语气有些讽刺

“做好你分内的事就好了LeBeau,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来插手。”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你不该利用Pietro对Wanda的感情的。”他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说道。

“难道你当初就没有利用过他吗?”

“最起码我后来是认真的。”



“开始神经元对接。”
冰冷没有感情的机械女生在两人耳边响起,Remy偷瞄了一眼身旁一身银甲的男人,对方自打进了机甲内就再也没出过声音。


反正通感开始了以后也不用再说话了


他这么想着,调整着手边的调节板。

“友情提示,以防你忘记,千万不要陷在某段回忆里。”

“操心你自己吧Remy。”Pietro没好气的开口道,在一旁活动者关节,只等着可以冲出去和那些该死的东西一较高下,一切都顺利的进行着,就连在控制室的Erik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自讨没趣的人挑了挑眉毛,伴随着“神经元接口开始通感”的指令,Pietro的记忆开始涌入他的大脑,他和Wanda在孤儿院的童年,找到Erik之后冰冷的家庭,这一切的痛苦他都曾经感知过,只是现在多出失去Wanda的痛苦与对姐姐的内疚自责,还有…对他当初的不告而别的失望…..这一切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他的养父被怪兽撕碎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扔在了自己面前。


刚想到这里,机甲就传来了急促的警报声


“驾驶员连接失准。”

“发生了什么?”Erik好不容易松开的眉毛再一次的扭在了以起。

“驾驶员失准了,两个人都失准了。”Hank立马用广播向两人提醒“神速者,你们失准了,两个人都是,快停下来。”

“我没事,我可以控制他!”Remy在片刻的失神里迅速的调整了过来


”你没事,可Pietro还是失准。“

”什么!?“



------------tbc---------------


ok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我最近脑子有病写的东西也很奇怪还请大家原谅,今天就大概先这样吧明天争取把他写完,考完试放假的话也许考虑写篇番外肉把,就这样喵,我要去睡jio了,感谢各位小天使们的支持,爱你们哦!o(*≧▽≦)ツ

【ps.顺便不要脸的求个评论,或者...给我个脑洞写番外车吧,最近真的上课上傻掉了】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