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家小冥啦啦啦

牌快不出坑!快银小天使超可爱,这里求勾搭qvq

【Gamquick】Gestazione(PWP补档)

【被和谐到崩溃,要是过了快两三个月才想起来重新补档,在和谐....我也没办法了】

#Ummm…向百里 百里赵四 太太学习开轻轨,这大概就是分为上中下的一系列吧,后两篇….我尽快写出来hhhhhh#

#ABO双A设定,低几率怀孕设定,雷者慎点#

#日常小甜饼,没错我就是想看他们两个幼稚鬼谈恋爱#

#ooc爆表慎入,ooc全是我的锅#

#不负责任的备产,孕期play和生产描写#

#也许会是恶搞向,反正我这个人怕是这辈子都正经不起来了#

#若有bug和不能接受的部分还请小天使们指出来,万分感谢!#

    “你还好么Pietro?”Remy敲了敲厕所的门,回应他的依旧是一阵干呕的声音,他有些无奈的摁着额角,说实话他从没想过喜当爹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没有想过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的不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omega,而是另一个一米八几成天找自己事儿的alpha(好吧他承认,是另外一个非常美味的alpha,明明整天水火不相容却意外的合自己的胃口)

  

    天知道alpha居然还有怀/孕这种功能,他做了小半辈子的alpha还真的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低几率的事情都能砸在他头上,现在去买六合彩还来得及吗!?Remy站在厕所门口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回想着那一天Pietro恶狠狠的把那个画着两条杠的验/孕/棒摔在他面前的景象。那时,他只想穿越回去把脑子一热的自己拽出来狠抽一顿

 该!叫你瞎得瑟,出事了吧!(其实后来仔细想想,就算他那天知道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他应该也是不会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的)

  他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天Lorna的脸色和她的秀发无缝接轨,以及,金门大桥日落的美景。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冷颤,他突然有些庆幸大名鼎鼎的Magneto只是个女儿控,这个儿子倒像是捡来的。这么说虽然是很过分,但是出于对他的人身安全来说这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后来他才知道,Magneto只是单纯的不知道这件事情而已,pietro会告诉Lorna也纯属是因为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根本没办法满过去而已)

   Remy在外面有的没的想了一大堆,里面的Pietro就差将自己的内/脏都一起吐了出来,说真的他现在非常的想把牌皇那个该死的玩意儿剁下来喂狗。跟这个男人搭档的这段时间他也真的是长知识了,他第一次知道身为一个alpha他也会有被上的那么一天(说真的这件事情曾经在他心里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可是他却他妈的非常需要,这也是见了鬼了)然后Remy LeBaeu让他见识了,alpha其实也是有生/殖/腔这个事实,现在又让他知道了alpha其实也可以怀/孕。

    妈的,老子是来这里工作的不是来被普及生/理/卫/生知识的!

  Pietro趴在浴缸边上,一脸绝望的思考着自己该如何度过之后的三个多月,脑子里还没想出个头绪来,那种极为难受的眩晕和反胃感再一次席卷全身,抽走了身上全部的力气。alpha的身体原本就不适合孕育生命,原本正常的妊/娠现象在他身上被成倍放大(要说他怎么知道这不是正常的,谁见过那个正常的怀孕的人连喝水都会反胃的吗?)

 

是谁说的孕/吐只会持续三个月就会有所减轻的!?站出来我绝对不打死他

    Pietro用手按着被胃酸腐蚀的生疼的胃,过快的新陈代谢让他觉得自己已经要饿的昏厥,可是却一口东西也吃不下。

  他妈的为什么老子要受这种罪!?

在外面胡思乱想的牌皇终于等不急踹开门冲了进去把已经吐到瘫软的人从地上扶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啊…?”他难得有些内疚的开口,天地可鉴,他Remy LeBaeu什么时候因为这种事内疚过?

  

感觉怎么样?你他妈的试试看吐成这鬼样子感觉怎么样?

     “……胃疼”大段的脏话最终被过滤成两个字被吐了出来,并不是他不想骂,只不过现在他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和这人斗嘴折腾。

     “先……先出去再说吧。”男人有些不太忍心看到眼前的人这副样子,还不等Pietro反抗(更何况他现在也没能力反抗)一手穿过人膝弯,一手环住人肩背直接打横抱起,暗自盘算着他轻了多少。

       休息区倒是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也是,就Quicksilver现在这个状态,万一出点差错,谁付得起这一尸两命的责任?

    Remy把这个已经难受到腿软的家伙安置在沙发上,蹲在他旁边轻轻的按揉着他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在速跑者的新陈代谢下,脂肪根本无法大面积分布。撑死也就是腰上多了些软肉而已,他的孕肚也要比一般常人七个月的要小得多,但是确实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健康的成长着。

    “要不然,过两天我找Anna过来看看?我记得她好像有过照顾孕/妇的经历”

 

   “你可闭嘴吧,你是巴不得我和你前女友打起来?”Pietro差些被他气笑出来,不过说实话认识这人也算久了,他还这么没见过这个人这副样子。任谁都想不到一向游刃有余的Gambit,做什么事都会给自己留条退路的家伙竟然也会有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

  “相信我,你可打不过她。”Remy见他还有力气说笑,也算稍微放下心来,又恢复了往日可恶的嘴脸,Pietro白他一眼,抬脚踩着对方肩头一脸的嫌弃,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就这样暴露在人眼前。

  “咳……你要不要吃点什么?”男人清咳了一声,握着对方的脚踝轻轻的婆娑着

  “算了吧,你可饶了我,我不想再和马桶为伍了。”一听到吃Quicksilver脸都白了,喉结上下滚动着像是努力忍耐着什么样子。

  “呃不想吃就算了。”见他这反映,Remy赶紧摆手“那就出去走走吧,呼吸点新鲜空气你可能能好点?”

   “你是嫌我丢人丢的还不够吗?”pietro挑着眉毛没好气地说,索性收回腿在沙发上缩成一团不再去理自家alpha

  “去人少的地方,再说了你现在这样子没人认得出是那个神气的Quicksilver的”男人拿他打趣道,一半是夸张,一半是事实。这几个月着实让他受了不少罪,暂且不提这没日没夜的孕吐,单是忍受腰酸背痛和行动不便都够他受的了,往日里高傲的不可一世的Quicksilver现在的样子堪称狼狈,眼下泛着淡淡的乌青,疏于打理的银发散乱在额边。

    Remy用拇指抹过人眼下的乌青,暗暗叹了口气,丝毫不给青年拒绝的机会。

“你再不走我就抱着你走了啊。”他这么威胁着,伸手就要把缩在沙发上的团子抱起啦

“得了得了我怕了你了行了吧!你总得要我去换衣服吧!穿成这样像什么话?”Pietro实在是拿这人没有办,认命的挪去房间里换衣服,自从Lorna知道了自己和这家伙有一腿以后他的房间算是被取消掉了,美其名曰:节省空间资源。

想到这里Pietro只想给自家妹妹兼队长一个大大的白眼

  速跑者花了比平常多两倍的时间才换好衣服了,隆起的小腹还是将宽松的衣服顶起了一小块,原先还会略显宽松的裤子现在也只能堪堪的挂在胯/骨上卡在小腹下面,在宿舍的时候也只是穿着宽松的长袍不觉得什么,现在再看才真正地意识到他是个有身/孕的人。

  “走吧,敢笑我就打死你。”

“是是是,不笑”Remy努力忍着笑意跟在已经跑不动的速跑者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搭着话,但前面的人始终是兴致缺缺,说了没两句就嚷嚷着让他闭嘴,没讨着好的Gambit撇撇嘴,暗暗地在心底给人记上一笔。

等过了这阵子再跟你这家伙算账。

他这么自顾自的想着,走了好一段才发现旁边的人早没了踪影,心下一紧急忙转头去找,才发现那人正悠哉悠哉的坐在石椅上满脸笑意的望着自己

“看我着急很好玩啊?”

“当然,没什么比看见你刚才那一脸蠢样更让我开心的了”

“你这家伙……”

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笑的得意的人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略微俯下身凑近人颈边一嗅,清新的薄荷柠檬还有海盐味道立马萦绕在鼻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孕/期的缘故夹杂着些许奶味。这不是一个alpha该有的味道,这更像是,像是——像是一个Omega。

知道了缘由的人咧嘴笑开,凑近身下人耳边低声道“你到易/感/期了?”

Pietro心里一紧习惯性的大声否认掉,烧的通红的耳根完全暴露了他在说谎的事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进入易/感/期,一点征兆都没有,他手足无措的试图将自己的异常掩盖过去,然而只是徒劳

“那我闻到的是什么?”Rmey过分的俯身去舔弄那已经红的滴血的耳垂,那双反色眼瞳就那么紧紧的盯着Pietro,也不等他开口就连拉带拽的便把人从长椅上拽起,进了一旁的树林里将他按在了树干上,不由分说的吻上那微张的双唇,丝毫不在意Pietro扯弄自己头发的手,他越是扯得用力,男人越是吻/得深情,直到怀里的人被憋的满脸通红才肯松开他。

暴躁人父野/外高清该系列——此乃你们百里太太起的名hhhhhh

------------------TBC--------------------------


评论(1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