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家小冥啦啦啦

牌快不出坑!快银小天使超可爱,这里求勾搭qvq

【Gamquick】partorire (ooc慎入)

【Gamquick】partorire


#Ummm…向百里赵四太太学习开轻轨,这大概就是分为上中下的一系列吧,最后一篇….我尽快写出来hhhhhh#

#ABO双A设定,低几率怀孕设定,雷者慎点#

#日常小甜饼,没错我就是想看他们两个幼稚鬼谈恋爱#

#ooc爆表慎入,ooc全是我的锅#

#不负责任的备产,孕期play和生产描写#

#也许会是恶搞向,反正我这个人怕是这辈子都正经不起来了#

#若有bug和不能接受的部分还请小天使们指出来,万分感谢!#


上章链接


【Gamquick】partorire by 夔冥



Pietro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这一个星期的,如影随形的假性宫/缩快要把他逼到崩溃,肚/子里那个小家伙也是各种的不老实想着花子的折磨他。


所以说到底我/他/妈到底是为什么要受这份罪呢?


躺在床/上的银发青年想到这里更气了,狠狠地剜了眼坐在床边摆弄着手机的男人,收到这哀怨的视线的男人一脸无辜的抬头冲他眨了眨眼睛问道


”怎么了?“


”没事“

青年没好气的回了句,略显笨拙的扭过身子不再去搭理他,原本性子就算不上的好的速跑者这两个月简直可以用无理取闹来形容,找茬儿吵架更是常事,Remy体谅他现在算是非常时期也不和他计较,可就算再好的耐性也经不住反复的挑衅与挑刺。当pietro再一次抬起那双漂亮的蓝眼珠恶狠狠的瞪着他的时候(好吧他承认,虽然之前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pietro也经常是这副表情,可在此之前的确有他先找事的成分在里面。然而天地可鉴,最近他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需要青年成天以这幅面目可憎的表情对他)他再也忍不住爆发出来


“你到底想怎样Maximoff?”

“你这是什么态度Gambit?”

男人语气不佳,pietro也没给他什么好脸

两人就这样僵持在那里,干瞪着眼睛没有了下文,两人的信/息/素在空气里炸开来谁也不让谁,好像一定要争出个高低来。

pietro扯起被子盖住脸的动作无疑是火上浇油,Gambit索性转身就走,哐当一声甩上房门没了踪影。


妈的,爱怎么样怎么样,老子不伺候了。


Remy没有拿自己的大衣,傍晚的风有些凉意,让人稍微冷静下来了些,果然天台是个思考人生的好去处。


男人蹲在医院天台的楼檐边吹着冷风抽着烟,在夕阳的衬托下从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是个中年失业的没用大叔,颓废的要命。他满脑子走马观花想着这两个月两人的相处方式,想的他一阵恶寒,要是后半辈子也一直这样岂不是要完蛋?

  他使劲的摇摇头想把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通通甩出去,狠狠的咂掉最后一口烟,碾掉火星还闪个不停的烟蒂。


总得找他谈谈,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


当Remy回来的时候,坐在休息区的Lorna还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

“啊?嗯……出去抽了根烟”

他有些含糊的说道,要让自家领队知道了他是和她哥吵架一气之下跑出去的还不得被送去金门大桥思过去。

“嗯……最近辛苦你了,你也知道我那个兄弟一向喜欢用发脾气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其实不用说Lorna也都知道这俩人又发生了些什么,她拍了拍Remy的肩膀做为安抚。

“啊…嗯,你不进去看看吗?”他随口问着,但内心却在祈祷他这位领导可千万不要进去发现什么端倪

“不了,snow临时派了个任务。”绿发的姑娘无奈的扬了扬手机,便匆匆的离开了

“一切顺利cher”Remy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就急忙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里,床上的人依旧是维持着自己刚才出去时的样子。

纵横情场的老手这回也遇到了难题,他懊恼的揉着头发试图找一个不那么尴尬的开口的方式。

“嘿,pietro……”他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床上的人依旧不为所动。

“亲爱的我们得谈谈……”男人在床边坐下,试图将那个一直背对着他的家伙反过来,当碰到他的肩膀时才发现这人一直在发抖。

“pietro?”Remy心下一紧,他这才发现他刚才做了件多么鲁莽的事情,他把一个头一次怀/孕并且快要分/娩的家伙就这样一个人扔在了房间里,就只是因为他瞪了他两眼?


天啊Remy LeBeau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蠢事吧!


他急忙把已经缩成一团的人拉进自己怀里,轻柔的按揉着他的小腹试图减轻些他的痛楚,然而效果甚微,怀里的人依旧是紧紧的缩成一团,眉头紧锁,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颊显得更加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消失在发间,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指节泛白却依旧是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半点声响,下唇上一个接着一个的齿/痕看的男人好不心疼。


pietro只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绝望,在能力的作用下宫/缩的痛感被无限的拉长,和这个比起来以前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他小口小口的换气,生怕动作幅度太大加大宫缩的反应,到最后索性闭着气不再呼吸才让他感受好了些。Remy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完全帮不上任何的忙,他将已经快被青年扯成布条的被单从人手里解救出来,把他的手圈在自己掌中揉搓让他放松。


第一次宫/缩只持续了两三分钟,在pietro眼里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那么长一样,当那种近乎绝望的疼痛过后,他立马瘫/软/在了男人怀里

“你这个混/蛋!都是你的错!!”

他这么骂道,一点力气也没有的拳头砸在男人身上,但却死死拉着男人的手不肯放开,Rmey望进那双眸子,里面写满了委屈和不安。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男人这么应着,拿过床头的杯子给他喂了些水,把被子又给人裹的紧了些,满脑子想些有的没的,他有些内疚,想道歉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是不是刚才一气之下毫无顾忌释放信/息/素的结果。


“你离我远些,味道难闻死了”好不容易从疼痛中缓过来些的的人嫌弃推了推那个试图凑过来索吻的毛茸茸的脑袋。

“嫌弃你还拉得这么紧嗯?”Remy有些忍不住的笑出声,扬了扬两人紧握在一起的右手,知道他算是缓过来了也算放下心来了。男人凑近那双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心疼的亲了又亲吻了又吻。


“你还能行吗?”他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倒是让Pietro一脸雾水

“什么?”

“这才是刚开始,你能行么?”Remy又重复了一遍,听明白他什么意思的pietro气的哭笑不得

“能行吗?老/子还有退路么?”想到这里青年又开始头疼了,这才只是个开始……

在一阵胡思乱想中pietro迎来了他的第二次宫/缩。

Remy感觉他要是手劲再大些自己估计就给他直接捏碎手骨也说不准,但当他对上pietro那双雾蒙蒙委屈的要死的眼睛的时候就什么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该,谁让这烂摊子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呢。


认命的男人开始不厌其烦的凑在青年耳边用法语黏/稠的语调呢喃着深情的话语,安抚着暴躁的青年,是不是按压着他的小腹看看有没有变得柔软一些。


“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Remy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又按了按对方稍微有些变软的腹部,伸手按铃叫来了医生


“宫/口勉强开了四指。”


听到这个消息Pietro气的直想打人,他现在后悔生孩子还来得及吗?


二人的再一次争吵爆发在Remy谨遵医嘱的扶着Pietro在走廊里活动的时候。

“说到底你根本没有在对这个孩子负责!”银发的男人用指尖点着他的胸膛,而当事人则是一脸不知所云,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些什么点着了这只炸药桶。

“你是在搞笑吗?那请你告诉我我该做些什么才算是在负责?”他烦躁的的从烟盒里抽出了只烟却又突然想起这里是医院,只好不甘心的掐了掐滤嘴将香烟别在耳后。

“做你该做的事情。”

Remy被他气得笑出声来,他斜倚在墙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压低声音问道:”我没有做吗?Pietro用你那颗灵光的脑袋好好想想我没有吗?“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脑袋。

想来口齿伶俐的速跑者被男人也得说不出话来这还真是头一遭,他憋的满脸通红,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也隐隐可见。

“我们完了gambit!”被气得够呛的青年口不择言的喊出了这句话,Remy听到这话也是楞了一下

“这样最好!”

“你这个……”Pietro又憋了半天,看起来好像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过了半晌才吐出两个字“混蛋!”

这回轮到了Pietro转身就走,他甩开了自己一直紧握的手,因为胎儿已经开始运动的原因,他的盆/骨被孩子生生挤开,熬人的疼痛让他无法像原来一样轻松地消失不见,只可以扶着墙慢慢的一摇一摆向前走着,在Remy看来对方就像是只鼓气的河豚一样。


“这一切的开端就是个错误”Remy这么想着,一边甩着被人捏的生疼的手,一边向着Pietro的反方向走去,他把烟取下来叼在唇间一副要回天台思考人生的架势,走走停停,时不时扭头过去看看对方是否还好,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转身追了过去。


Remy Lebeau你这是上辈子都造了些什么孽?


当他找到Pietro的时候他正缩在楼梯口痛的浑身发抖,睫毛上还挂着没干的泪水。Remy黑着一张脸想将人打横抱起,只摸得一手湿滑的液体,他心里暗道不好,就算他再没什么生理知识也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顾不得再和这家伙置什么气,抱起人就往病房跑,顺便还随手抓了个大夫。医生一边把Pietro推进产房,一边小声说着‘现在年轻人身体可真好,这么一会宫/口就全开了’听见这话在一旁消毒准备一起进产/房的Remy在心里暗自吐槽


你推的这个家伙可是Quicksilver啊


等他做好一切进到产/房的时候只听见忍耐了那么久的青年终于发出了啜泣,他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手臂上的每一条肌肉都是紧绷着的,撑在两侧双腿明显的打着颤,泪水和汗水沾满了整张俊脸,原本张扬的银发,现在也是软趴趴的贴在主人脸颊上,看得人一阵心疼。

“嘿…Pietro,放轻松,这没什么,再难熬的事情你都撑过来了过来了不是?”他凑近了病床上的人,捧着他的脸,亲吻着人的眉眼,轻声安抚着。

“看着我Pietro,深呼吸,很快就过去了,是不是已经没那么疼了?”从来不会好好听他说话青年,此刻乖/顺的不像样子,按着男人的指挥调整者自己的呼吸。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Pietro结束了他的第二产/程,解决了这个有些不可思议的意外,Pietro只觉得眼皮上像是压了秤砣,耗光了所有力气的他还来不及看眼宝宝就睡了过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emy…好吵,把你的手机关上…”床上的青年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缩成了一团,下/身传来的酸痛让他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这可不是什么闹钟,是你女儿饿了我亲爱的。”

听见这话Pietro才猛地睁开眼睛,从被子里露出了双眼睛,看着男人笨手笨脚的抱这个婴儿就像看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你这么抱着她当然会哭了,我来吧你这个初学者。”他总算肯坐起来伸出手,示意对方把孩子交给自己,男人会意的把怀里那个白生生的小家伙放进对方怀里,看着对方熟练地抱着孩子摇晃起来,眼里是满满的温柔,Remy竟觉得这幅光景好看的紧,忍不住的盯着他们打量。

“怎么样,现在还觉得我们完了吗?”他从身后环着Pietro的腰,将下巴放在男人肩上,一手绕过去轻戳着宝宝柔软的脸颊,话音刚落,他就发现青年的耳根已经红透了却是不说一句话。“你真的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Pietro?”


“好了好了,算你赢!”银发的人被盯的浑身不自在,只好认命的开口“对不起,行了吧。”

“不行,我没听清,你说什么?”男人依旧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搂着人得腰贴了过去。

“你就不能不这么惹人讨厌吗?”虽然是这么说着语气里确没有一点厌恶“不过说认真的,谢了,之前的那些。”

“没有诚意的感谢。”男人低笑着用脑袋去拱对方的脖颈“不过我收下了。”

“我才不管你收不收。”Pietro往床边挪了挪“我可是累得要死,所以要么闭上你的嘴滚上/床来,要么就出去找点事做。”

“是是是,你现在是老大,你说了算。”Remy一边踢掉鞋子爬上床,一边把人往怀里带,不一会怀里的人就传来均匀的呼吸。


抱着速跑者的牌皇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他本以为这是个结束,殊不知痛苦的日子才只是个开始



————————TBC———————-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本次更新到此结束,之后就是 @百里赵四 眼镜儿期待了不知道多久的奶车hhhhh我终于要把它开出来了,打着生宝宝的旗号其实是在写两个幼稚鬼吵架闹分手的故事,是的我有毒,一边写一边都觉得自己写的扯淡,可是不这么写我又想不到还能怎么办,嗯….所以大家就将就一下吧,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写文也变成了难事啊,不过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你们快夸奖我【不是】!所以感谢忍着ooc还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你们对我是真爱。好的,我是节操与下限全无,ooc与脑洞齐飞的夔冥,我们下期见(づ ̄3 ̄)づ╭❤~

ps.如果被和谐了请大力戳我嗯,感谢,顺便,求评论【鞠躬】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