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家小冥啦啦啦

牌快不出坑!快银小天使超可爱,这里求勾搭qvq

【Gamquick】Shot In The Dark (战争背景 半架空 4.30首更)

大坑慎跳,高三狗争取每周一更
文章存在许多bug还请小天使们多包涵,有忍受不了的雷点或者bug还请大家留言告诉我~

*cp暂定Gamquik、EC、狼队,剩下待定
*文章人物不属于我,ooc全部都是我的锅


------正文分割线------
Chapter 1


pietro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黑压压的天空,指尖一下下地敲着面前的一叠资料,那是他今天需要处理掉的“犯人” ,有人类,也有他的同类。而他们“获罪”的理由都是因为拒绝服从他的父亲—Erik Lensherr,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万磁王。
“诶……”pietro叹了口气,低下头在那些资料里挑挑拣拣,想要试图找到一个最起码在他看起来是死有余辜的,但事与愿违。战争开始了又一年多了,他这一年多都在做着违背自己心愿的事情。
“啧,这他妈真的是糟糕透了……”他狠狠的啐了一口,却又只能无可奈何的收拾好自己的武器准备着新一天的工作。他拉开抽屉,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匕首和一把左轮手枪,他选择把匕首别进自己的靴子里。
pietro并不喜欢用枪,他不喜欢子弹所留下来的贯穿伤,如果运气不好打到了脑袋,脑浆会溅得到处都是,那场面简直令人作呕,他依稀记得当年他是怎么用这把枪杀死那些曾经妄图烧死自己和姐姐的那些人村民的,怎么的冷漠的看着那些人的鲜血渗入脚边的泥土中。
pietro使劲的甩了甩脑袋,把那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回忆丢到一旁,将自己重新装回冷漠的套子里,准备面对着他所厌恶的一天




“wow,善感小姐,你终于收拾好出来了?”John依旧是玩弄着那个随身携带寸步不离的打火机,据说还是他老情人送他的东西,pietro对那些八卦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那个小方块在John指间灵活的移动着,不断的发出【叮— 】的脆响
“你再不出来,我甚至以为你在里面哭了呢,红鼻子的小可怜”他大笑着,语气却不似开玩笑的尖锐,pietro对于他的嘲笑只是捏了捏拳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笑够了就走吧John,今天的活还多着呢”说话的是Warren,一双雪白的翅膀几乎要占据了整个过道,因为翅膀,大家一般都会叫他天使,但pietro更倾向叫他鸟人,无意冒犯,只是他觉得这样比较贴切而已,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纯洁的天使。

“哼,真不敢相信Erik居然会有你这样的儿子”John有些不屑的念叨了一句
“我也不相信老爸他会容忍你这种废话精”Pietro一边不紧不慢的反击着,一边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二人,老实说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他真不太想和两人有交集。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至少pietro是这么觉得的。他们有时候会坐到一起喝酒却都一言不发,虽说不算是水火不融却又总是针锋相对,甚至有时会因一句话而大打出手。他们每个人都揣着自己的小心,John的心思最好猜,他针对自己无非是觉得他才是为Erik清除障碍的最佳人选。这样倒也率直,如果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pietro到很愿意和他成为朋友。
可warren就没那么简单了,他所做的一切都让pietro摸不着头脑,以Worthington家的财力和背景,想让他在人类中生活下去简直太容易了,Erik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据他本人说是与家里人闹翻了,可天使花钱总是不拘小节,Pietro可不相信这些钱全都源自于他老爸给的那些津贴。可既然Erik都没表示怀疑,他也没办法多说些什么,他只要做好他需要做的事情就好。
John还想再和Pietro争辩些什么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消失很久了,气得他使劲跺跺脚,捏着打火机就去找自己的目标了





Pietro早就厌烦了那些无趣的争吵,索性守在目标经常出没的酒吧,酒吧位于基诺莎和政府的交界处,灰色地带。混乱,没有法度,鱼龙混杂,这的确是一个藏匿的好地方,在这种地方引起争端也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为此pietro还专门找了一顶土得掉渣的棕色帽子扣在脑袋上试图遮住那头张扬的银发。
不到傍晚的时间,酒吧里已经开始慢慢热闹起来了,格式各样的人都有。pietro坐在吧台前翻动着手里的资料。

目标:牌皇

身份:职业盗贼,赌徒

能力:将动能注入任何物体加以引爆

注:擅长近身格斗,警觉性高

“近身格斗啊……这可麻烦多了” pietro有些头疼,这种人应该丢给John解决才对。
“来杯啤酒,最便宜的那种”他向正在擦拭玻璃杯的酒保讨了一杯最廉价的啤酒成功的收获了一个白眼,不过他可不在乎,他是来执行任务的,又不是为了在这里耍酷装大爷的。pietro捏着杯子,眼睛四处打量着来寻找自己的猎物
“嘿伙计,你有没有听过牌皇这号人物?”pietro凑近酒保低声问道,一直低着头的人总算是舍得抬起头看他一眼。蓄着八字胡的男人般眯着眼睛在pietro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随后打出了两声意义不明的笑声,又一次低下头继续着手里的动作,过了半晌才慢慢开口

“你找他做什么?”
“找大名鼎鼎的牌皇,不就是为了赌钱么”pietro微微的抿了口酒,嫌弃的皱起了眉头,随即吐槽到“你们这里的酒真难喝”
“你要有钱的话有的是好酒等着你”酒保依旧不紧不慢的擦拭着杯子“赌牌?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就你身上这些东西还不够他一顿酒钱”
“不试试怎么知道”pietro咂咂嘴,把手里的杯子丢到一边,打算再也不碰这杯酒。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酒保笑着咕哝一声,扬了扬下巴给他指了个方向“祝你好运,年轻人。”
“啊……谢了”pietro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面值不小的钞票压在酒杯底下,起身向哪个方向走过去
“用我帮你留着当回家的路费么”酒保有些讽刺的问了这么一句
“不用了!留着自己进些好酒吧大叔!”pietro冲着他摆摆手,不动声色的摸出了匕首,找准了角度用力的掷了出去,哪成想那人竟歪了歪头就躲了过去。pietro心下暗道不妙,还不等他逃跑,一张黑桃A就在脚下炸开来。爆炸声让他有些耳鸣,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目标正一脸得意的坐在他腰上反扣着pietro的双手让他动弹不得,刚才那把匕首已经架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细长的口子。pietro吞了吞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道

“我说你这人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就动手?”他的双腿紧绷着,等待着一个适当的时机把身上的甩下来。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是”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你为什么偷袭我?嗯?”男人手里的匕首又使了些力气,血立刻渗了出来。
“有意思,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明,是我动的手?”pietro勉强的扭过脖子看着男人,对方血色的眸子正紧紧的盯着他,就像饿了许久的猛兽紧盯着自己的食物
“没有证据,直觉”男人舔了舔下唇,淡然的说
“你!”pietro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无赖的人。正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角落里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好一个直觉”pietro怎么都觉得这声音熟悉,还不等自己仔细思索在哪里听过这声音的时候,身上的人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
“Mr.Lensherr,您对我的表现还满意吗?”
“父亲!?”pietro惊叫道

今天真的太他妈的糟糕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这可能会是一个大坑啊,不过还是感谢毅然决然跳进来的小天使们!

评论(2)

热度(45)